寿司女巫

万物皆有裂痕

每天都和心上人互道晚安。这时候就觉得,玻璃渣算什么,对家算什么?!
还是现实向甜甜的BG好吃啊啊啊T^T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

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

[记霜降]

        霜降水痕收。浅碧鳞鳞露远洲。酒力渐消风力软,飕飕。破帽多情却恋头。
        佳节若为酬。但把清尊断送秋。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
                
              [南乡子·重九涵辉楼呈徐君猷]-苏轼

啊才想起今天是霜降!现在发还来得及吗!晓薛女孩们今天过年了吗?!

[晓薛]西窗烛·一

       五年后,夔州。
       “爹爹!爹爹!”小家伙吵嚷的声音不绝于耳。薛洋二话不说就往自家儿子头上不轻不重锤了一锤,“别吵了。”心情似乎烦躁的很,转头望着窗外出神,外头乌云蔽日,想来应是大雨将至了。
        薛洋不喜欢这样的天气。脑子里一团乱麻。记忆里那人决绝而去的那天,也是这般阴沉沉的天气。乌云忽至、星辰陨落。痛苦的往事一下子涌上心头,压得薛洋实在喘不过气。
       “妈的,坏老子心情。”薛洋表示并不是很想回味那段日子。烦躁地抓抓头发,朝角落里看去,果然,一侧头就对上了薛澄略带委屈的双眼。
        “爹爹...你不要不理我嘛...”父子俩对视几秒,那小家伙堪堪从角落里跑了过来,小心翼翼扯住薛洋的衣袖,抬头望着他。
         明亮如星的眸子里闪着泪光,[楚楚可怜]四个大字怕是都要写在脸上了,谁看了都心疼得紧。更何况这还是他和晓星尘的亲生儿子呢,且不说那人如今是死是活他不知道,他薛洋自己的儿子,总得好好地养着护着吧。薛洋如是想。
          “好了好了,我又没凶你,你哭什么。”薛洋当然最看不得儿子这幅模样,赶忙蹲下身去,从身上找出一块饴糖,轻放在小家伙手上,今日第二块糖,是薛洋破例给的。
        在义庄那几年,晓星尘也总是这样,给薛洋和阿箐每人一天一颗糖。少年总嫌不够,一直叨扰着道长要糖,晓星尘自然拗不过薛洋,常常趁阿箐不注意,多给薛洋一颗。
        某一次,薛洋又嚷嚷着要吃糖,晓星尘便牵起薛洋的手一路绕到角落里去,将饴糖轻轻放在少年的手心。
       “可不许让阿箐知道了。”语调极其温柔,当真是明月清风。两人的距离靠得极近,晓星尘温热的气息有一下没一下的扑在他脸颊上,薛洋神情有些恍惚。
        那一刻,他忽然痛恨自己为何罪孽满身,晓星尘对他再好,他也只是无名的少年。他不忍撕开这血淋淋的真相。在黑暗里偷生的恶人,怎敢奢求触碰光明。
       自那天起,有什么东西在心底悄悄萌芽了。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些过往对薛洋来说,太远了。
        ……
       别想了。

        “吃完这个,就不许再多吃了。”薛洋语调放缓,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手轻轻揉了揉小家伙的头,看着薛澄如星的双眸,薛洋眼底的戾气全然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细微的温柔。
        薛洋都不像薛洋了。
        “谢谢爹爹!”薛澄得到了糖果,心情无比欢畅,小家伙立马蹦蹦跳跳,转而扑向薛洋怀中,小小的头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薛洋的下巴,模样乖巧甚是可爱。“哎哎哎,你小心点儿。”薛洋也是拿这孩子没办法,只好放任他蹭着,嘴上嫌弃孩子太烦,又伸出手来小心翼翼地护着他,生怕小家伙一不小心摔了跤。
        父子俩的互动被一旁的金光瑶尽收眼底,好看的指节一下一下敲打着桌面,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看到薛洋脸上流露出从前不曾有过的温柔的情绪。如此看来,这般姿态倒像极了……晓星尘。金光瑶没有说,他也知道薛洋不希望任何人对他提起。
         “成美。”“成美?”陆续唤了几声,却不见那人回应,金光瑶侧过头去打量,薛洋正望着阴雨连绵的天,面无表情,心中似有郁结,连身旁薛澄的玩笑声也不曾入耳。
        金光瑶叹了口气,踱步行至薛洋身边,轻轻拍了他的肩,这才开口道:“成美可还在念想……”薛洋的思绪一下子又被拉了回来,这才堪堪回过神,撇了一眼金光瑶,以极不善的语气开口答道:“不想。”金光瑶愣了愣,转而又笑道:“我还未道是谁。”
        薛洋:“……”
        薛洋看着金光瑶那副永远笑意盈盈的脸简直恨不得给他当头来个暴栗。
       “金光瑶你别给老子扯这些有的没的,我和他早就两不相欠了!”薛洋情绪有些激动,“他说了恶心我,死了都不愿再见到我。”不知为何,薛洋说出这话时,语气都是颤抖的。“反正老子也不稀罕见到他,一个臭道士而已。这回要是能让他和那小瞎子活着回来,算是我还他们的……还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回来呢。算了,就当萍水相逢了。希望他……”薛洋顿了一下,“别再遇见我了。”
        别再遇见我了。
        我把你害惨了,我如何面对你,我有什么资格站在你身边。
         ……
        一句萍水相逢如何能概括得了。

        金光瑶没有说话,只微微侧头,静静地看着薛洋,心中五味杂陈。
        这些年来看着薛洋一步步摸爬滚打,当上金家客卿,风光无限。义城八年大概是他自七岁断指以来最黑暗的日子罢。金光瑶怀念起当初的客卿薛洋,一身金星雪浪袍,站在自己身边,年纪不大,个子却已经很高,面容英俊而略带稚气,尽显少年风流。那时一切都很好。

        ……

      终不似少年游。
     
       ……   
    
      另一头,晓星尘早就醒来了,薛洋不知道。

 
   [未完]

————————————————————————

生子重逢梗,长篇,HE,孩子名字乱想的。
不知道各位好不好这口(?)感觉有点ooc,在这里给大家致歉了。
佛系更文,但应该不会弃坑,夸我!!

晓薛今天也要给我🔒死了

      

[如懿传]·兰因絮果

       最近有点冷,窝在被子里匆忙地看完了大结局。看到最后如懿走了,弘历也走了。绿梅抽芽了,可能是知道青樱和弘历终于要相见了吧 。
       如懿去世的那一幕印象很深。意境真的太美了。秋风凉月,枯梅温茶,身侧有容珮陪伴,灯光映暖了宫墙。太美了,我也愿意这样死去。
       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既断肠。我始终觉得弘历和如懿之间仍有情分,他为如懿留着断发,如懿为他变成素人,不负良人才算此生无憾。可我宁愿青樱永远是那个青樱,而不是如懿。
        终成兰因絮果,红尘来去一场梦。
        爱情故事总是让人唏嘘不已。

—————————————————————————

关于如懿传剧终的一点感想。

[品苏轼]·临江仙

        芸芸众生里,我独爱苏轼。
        回溯历史,宋代才子层出不穷。他们带着宋时的风雨款款走来,无论兴衰,兀自用诗词浅吟低唱着截然不同的人生。
        与苏东坡的不解之缘来自一册诗集。我翻来覆去地阅读,仿佛梦回宋朝,同他踏过万千尘缘,斟酌他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苏轼,号东坡居士。出身书香门第,与苏辙、苏洵并称“三苏”。少年得志步入仕途,在波澜诡谲的官场浮浮沉沉。游历大江南北,晚年淡泊安宁,一代词人乘风归去,享年64岁。
        回看苏轼的一生,是何其潇洒自如,实在令后人望尘莫及。
        在苏轼所有惊才绝艳的诗词里,我独爱一句“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此句出自《临江仙》。步入政坛的文坛骄子难免屡屡碰壁,惨遭同僚暗算。皇帝在小人的煽风点火之下,只得逮捕了苏轼。事件纵是放在今日来看,我仍觉忿忿不平,又只能带着一丝同情的心酸。
         “乌台诗案”几乎改变了苏轼一生命运的轨迹。历经人生的大起大落,他提笔写下了《临江仙》。
        说到这里,我不禁为苏轼广袅的才情所折服,也看见了他在千帆过尽的无限感慨。在苏轼的内心,不曾改变的是那安宁恬淡的心境。
        一生历尽顺逆浮沉,仍不改乐观豁达之心。悲喜交加的戏剧人生没有使苏轼失掉了风骨。身处逆境仍不改初衷,当选从容应对,苏大词人从来令我深深敬佩。
        文人墨客向来多愁善感。苏轼笔下,有“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洒脱,有“诗酒趁年华”的轻狂,亦有“十年生死两茫茫”的感伤。苏轼的词如同早春的清茶,清香袅袅,不过于浓烈,恰似一汪春水缓缓流过。纵观古今,能达到苏轼这般境界的又有几人?说喜爱苏轼,其实更爱他潇洒达观的风骨。
        初读苏东坡,只识“千里共婵娟”。如今再品苏东坡,诗词仍是一样的诗词,品出的韵味却已截然不同。
        逝者如斯夫,世间万物终将归入尘土。苏轼不曾,他依然是那精彩而耀眼的星辰,在历史的长河里永远煜煜生辉。
       
       
—————————————————————————

Ps:
        一篇很精简短小的文,就当做杂谈。苏轼的诗词会让我意难平,一篇文章也不足以表达我对他的喜爱。如果能穿越回古代,那么苏大词人一定是我的idol。

(关于之前我说要写的同人,我当然会存着稿子继续写,有些东西还需要时间去琢磨,咱们来日方长吧。)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不是我说,喜欢双道就磕好自家粮,没人拦你,但是跑来薛圈撒野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是狗?之前在微博逛薛晓超话,热评里有个傻x说“我不喜欢薛洋,高举宋晓大旗”,这位就是说话不看场合+不带脑子的典型例子。看没看见这是薛晓tag?想劝劝这孩子,眼睛如果用不到的话可以捐给需要的人。
有时候我觉得MD圈真的奇怪,反派粉没做什么,正道粉倒是会天天骂街,哪来的优越感?本来就不怎么看耽美,也没想到这圈子这么乱,怎么说呢,不是很懂你们二刺螈。
至于那种自诩三观正确然后狂踩角色的傻逼,我先呕为敬。神烦那些到处说薛洋配不上晓星尘的,那么你配吗?你配几把。还有微博里那个常薛超话,这个就很厉害了,姐姐,你心理变态?
另外,都2018了居然还有人专门写长篇怼薛洋的,你在逗我?跟一个平面人物过不去,傻逼。